选择字号

你试过“水饱”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小的时候,我早上上学都是我爸喊我起床,每天早上一到点,他就会在我门外敲门。第一遍敲完他就会去厨房给我做早饭。做好早饭再敲三遍门喊我吃。但是我爸这个人又很粗糙,做早饭从来不会讲究营养,他的原则很简单,就是“喂饱我”。这个喂饱就很简单了。不管是水饱,还是食饱,还是气饱都算饱。遵循这个原则我爸给我做早饭。他选择“水饱”。所以我小时候的早饭特别多的时候是在喝水。我爸最常做的是“水泡饭”。他常会把头一天晚上晚饭没吃完的米饭放在开水锅里。原本结成大疙瘩块的米饭遇到热水直接就被冲散了,然后就变成了“白米粥”。这样的粥我就着咸菜就要吃上一大碗。有时候他也会给我煮个鸡蛋。但大部分时候就只是一大碗粥。喝完来不及擦嘴马上把书包架在我身上,就赶我出门了。还有一种“水饱”,也很简单,就是“蛋花水”。我爸把一个鸡蛋沿着锅边敲开,磕进锅里,搅散,就是一碗汤了。这样的鸡蛋水是远没有白饭粥来的痛快的。因为它太烫了。于是,在我喝鸡蛋水的早上,是要在我家院子里吃早餐的,因为院子里水才凉的快,我喝的也更痛快。还有一种水,是我离开我爸之后就再也没喝过的一种产物,叫糖水。我爸也会直接在白 水里放一......(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