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17年第10期 作者:李春杰;
选择字号

东北爷们儿不算啥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老家是东北一个蒙古族聚集区的屯子。少时居家,亲眼所见众亲戚把东北人的粗犷、蒙古族人的豪爽和农村人的质朴叠加在一起,于只言片语中洒落一片欢笑,涤荡田园生活的平淡无奇。其中一集大成者,是我一个做厨师的表哥。表哥刚结婚时年轻气盛,也不知道让着媳妇点儿,故意呛着肺管子说话。表嫂也是蒙古族,四方大脸,绝对的富态。那几年流行蛇精脸,表嫂看韩剧中的女主角,一个个脸形都是锥子尖儿朝下,满是艳羡。一次几个人闲聊,表嫂说:“我这张大饼脸,恐怕去韩国也整不成瓜子儿脸了。”表哥在旁边接下音儿,“没事儿啊媳妇,咱是整不出来瓜子儿脸了,但不早就嗑出瓜子儿牙了吗?”表嫂杏眼圆瞪,眼神儿好比机枪口蹿出来的火苗。被表嫂“修理”了几年,表哥的棱角能少些,说话也柔顺点儿了,但本色依旧。一次腊月里家族聚餐,坐了七八张桌子,人声鼎沸,吵吵嚷嚷的。表哥在厨房里炒完了菜,也出来坐下吃饭,几杯白酒下肚,说话声儿就高了,手舞足蹈地开吹。表嫂倒也没在意,但见表哥嘴角有饭粒儿,就看着表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表哥理解错了,以为媳妇让他闭嘴,忙不迭地收了话匣 子就去夹菜,但忙中出错,咬了自己的舌头,疼得龇......(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