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17年第08期 作者:阿呆;孙开元;
选择字号

幽默禅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杀虫的酒久,他从袍袖之中拿出一根竹师说。爸爸想让儿子知道酒精的笛,吹奏了一小段曲子,然后向阿呆幽默禅:人类之所以毒害,他把一只虫子放进清水国王深鞠一躬,飘然而去。盲目而疯狂,归根结底是因为里,把另一只虫子放进白酒里。阿呆幽默禅:不教可教之没有认清自己只是世间过客。放进清水里的虫子活了下来,人,浪费人才;教不可教之人,纪念放在酒里的虫子死了。浪费话语。一天,有个人对穆拉·纳斯爸爸问旁边观看的儿子:宫殿与客栈鲁丁说:“把你的戒指送给我留“你从中明白了什么道理?”一位有名的禅师来到了皇个纪念吧,当我想念你的时候,儿子回答:“如果喝酒,肚城,国王得知后请他进了皇宫,我就可以看看你送给我的这枚子里就不长虫子。”让他坐在了殿下。“你有什么要戒指。”阿呆幽默禅:文化的多元求吗?朕都能满足你。”国王居纳斯鲁丁回答:“抱歉,我在于——人们站在不同的角高临下地问他的这位客人不能给你。。但是,当你想念我的度,总能得到真以为正确的答禅师答道:“那我就在这座时候,你可以看看你的手指头,案!客栈里住一宿吧。”那时你会想起来,我没给你这无言“可这里不是客栈,这是我枚戒指。”的皇宫!阿呆......(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