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16年第11期 作者:环珮空归;
选择字号

吓煞人的嫁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最近参加了场婚礼,又看到了嫁妆。其中有盒纪念币,各种题材各种质地,一路从80年代攒到现在。据说值好俩钱呐!这惊叹一出,人家婆婆就劈手夺走锁了起来。其余的嫁妆包括首饰和一大张存款单。媒人曰:现风俗是嫁妆要双倍于彩礼。男方出彩礼五万,女方除了给置办头面被褥,还得拍出存款单十万陪嫁过去。类推,男出十万,女二十万。男二十万,女四十万。我是噙着泪听完的:那杜老头还敢说“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吗?!嫁女不易。十六年前,娘亲在青砖地上铺了席子给我做嫁妆。新棉花要八斤,丝络网了,再用攒的老棉布做里,杭州捎回的丝绸做面。一针针一行行,喜悦地让连男朋友都没有的我看。四条做了四天。埋着头酸了腰。定了婚期,又牵着我到处打望家具首饰衣裳床品,盘算怎样才能置办出耐实好看的嫁妆。“看嫁妆就知道,不是卖闺女。”娘亲们仓皇解释。实在是若不要彩礼,怕男方不珍惜,打我家骂我家。“丈母娘看女婿”不过如此低的愿。“一身多得妻财”的西门庆娶了寡妇孟玉楼和李瓶儿。孟的部分嫁妆包括两张南京拔步床、两三百筒细布、现银上千两。李的小部分包括百颗西洋大珠、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 蜡、两罐子水银、八罐......(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