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16年第11期 作者:李峥嵘;
选择字号

一名医务人员的家属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从小在医院长大,跟着我妈上夜班,我真觉得医生没什么可写的,都是一个鼻子俩眼睛。把他们说成白衣天使或者白衣魔鬼,我都不能同意。不过,身为医务人员的家属,我还是有很多诡异的成长经历可以让大家凉快一下。与众不同的洁净:进门脱裤子学医的都爱干净,这不稀奇;每周都用84或者来苏水擦地、碗筷定期高温消毒,也很常见。但是你们家用高锰酸钾泡洗脚盆吗?我的洗脚盆都被高锰酸钾泡成了紫色。很多人家进门就换拖鞋,北方人冬天进门脱大衣,但是,有进门脱裤子的吗?我们家打小的规矩是衣服分外面穿的和在家里穿的,从外面回来,一定要全部脱掉,衣服裤子全都要换掉!这可能是我妈妈在传染科工作留下来的习惯。三年级暑假同学们串门来找我玩,我找不到多余的裤子给她们,就只好大家站着说了一会儿话。如果是我妈在家,这个问题就很好解决,她一定会找出好几套淘汰的病号服让同学们换上。亲戚朋友来家过夜,什么都可以不用带,我妈会准备好全套的家居服、毛巾、牙刷。说到毛巾,我们家的毛巾根据身体部位不同分成五种:脖子以上使用的、腰部以上使用的、膝盖以下使用的、腰和膝盖之间使用的、手掌使用的。每人都有这么一全套!周末出太阳晾......(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