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幸福》2019年第10期 作者:黄明山;
选择字号

迟到的初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早在我两岁的时候,我便被媒妁之言系上了一根红线。红线的那端是谁?我不清楚。我只听说她家住在离我家不远的那个村庄里,在南边。她,有一个芳香的名字,与菊有关。这使我对菊花有了特别的关注。1976年,我高中毕业后回家乡当了一名民办教师。这时父母就开始催我"走丈母"。我们那里有一个"正月初二走丈母"的规矩。要我寻上门去找个见面的机会?太冒险了吧?不行,我得缓一缓。其实,"那个人"已在我心中晃悠了十(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幸福杂志2019年第10期
幸福
主办:武汉出版社;武汉市妇女联合会
出版:幸福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半月
出版地:湖北省武汉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