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幸福》2019年第09期 作者:日与月;
选择字号

姨父贪闲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对于姨父,我从小至今都只有一种只鳞片甲的印象。正由此,我对姨父总怀有负疚感。但与他厮守了大辈子的姨妈却反过来安慰我,说:"我跟你姨父在一口锅里吃饭,在一个床上睡觉,也从未感到他像苞谷一样完整过。"姨父属狗,按说,该沾狗的脾性,吐着殷红的舌头,叫谁都不敢惹。而姨父那小心谨慎、老实巴交的样子,像鼠。他跟姨妈也还算恩爱,生了一群的儿女大概就是一(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幸福杂志2019年第09期
幸福
主办:武汉出版社;武汉市妇女联合会
出版:幸福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半月
出版地:湖北省武汉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