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现代国际关系》1993年第05期 作者:赵蔚文;
选择字号

狮城随记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二次大战结束后,我曾在新加坡住过半年。时隔40多年,我在新德里作为期三个月的学者访问时,又兴起重访新加坡之念。幸得一位当年的学生当“保证人”,帮着办好入境手续,使我得以在回国途中到新加坡逗留一周,一偿多年的宿愿。旧貌换新颜 1946年底,我从福州到厦门搭乘荷兰“万福士”轮去新加破。一到岸,头等、二等舱的乘客可以及时上岸离去,三等舱的乘客全被驱赶到棋樟山“隔离”三天,这期间连冲凉的水都不供应,使许多人头昏发热。船上的生活以及到岸时的这种差别待遇,至今记忆犹新。那时中国刚经历八年抗战,满目疮夷,学子毕业即失业;新加坡还处于殖民统治之下,华族人不过是二等公民。而今中国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在改革开放路线指引下,到处欣欣向(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现代国际关系杂志1993年第05期
现代国际关系
主办: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
出版:现代国际关系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