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苑(经典美文)》2019年第01期 作者:仆固秋;
选择字号

闲话蟋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就介入中华文化的深度而言,与蝶和蝉一样,蟋蟀算得上是"文化昆虫"了,早在《唐风》《豳风》里就留有它的印记。"唐"指今山西太原一带,"豳"在陕西西部,两地均说"蟋蟀";到河北、山东,就称为"趋织"、"促织";江南则称蟋蟀为"赚绩"。民俗学家、语言学家曲彦斌先生在为清代苏州人顾禄的《广杂纂》作注时,将"斗赚绩勿输"一句解作"同人赌赛连连取胜。"曲先生是东北人,不(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文苑(经典美文)杂志2019年第01期
文苑(经典美文)
主办:内蒙古新华报业中心
出版:文苑(经典美文)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