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史知识》2018年第01期 作者:郭丹;
选择字号

琴瑟与钟鼓的礼乐色彩——以《诗经·关雎》为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诗经》首篇《关雎》的最后两章是: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通常的解释是:第四章乃是男子想象弹着琴和瑟来亲近淑女。第五章是男子想象要与女子成婚了,将要用钟鼓这样的乐队去迎娶淑女。按照这样的释解,第四章"友之"是谈恋爱的阶段,第五章"乐之"是迎娶成婚阶段。那么,为什么"友之"要用琴瑟,而"乐之"要用钟鼓呢?孔颖达《正义》说,前用琴瑟,是"此章言采之,故以琴瑟为友以韵之;卒章云芼,(本文共计7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