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史知识》2017年第11期 作者:李修生;
选择字号

忆杨镰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杨镰到达彼岸世界已经一年多了,但我还停留在他临行话别的情境中。2016年春节前后,杨镰曾和我说起他的身体出现某些不适的症状,我劝他减少奔波。那次去新疆前,他打电话给我,说:“这次非去不可。”临行前,他又打电话,说出发前来我家聊聊,“告别”。他接连来了我家两次,可能因为他第一次来,忘记带他在中华书局出版的新著《元代文学及文献研究》。两次谈话是同类的内容,主要说两方面的事情:一是说,自己处世得到很多朋友的帮助。杨镰为人很率直,我们交往中,他经常和我说起,在相处中合作者某些事做得不当,甚至像小朋友一样,为不大的事,却有不小的情绪。但这次,他很认真地诉说一些朋友在工作中、生活中对他的帮助和相互的情谊。有些事还在两次谈话中重复说起。我当时真的有些感动,杨镰已是往七十走了,可以说,精神升华了一步,不仅明于己,亦复明于人。二是说,他三十多年来的元代文学及文献研究,他说:“这本小书记录了我研究元代文学、文献走过的全过程,算是总结。”他走后不久,传来他离世的消息。我们这次“话别”的情景,顿然在我脑海里重现,成为浓重的影像。我忽然想起,陆宗达先生曾经和我说起他难忘的一件往事。......(本文共计4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