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史知识》2017年第07期 作者:周秉高;
选择字号

楚辞“香草美人”法探微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游国恩先生曾经讲过:“屈原的辞赋差不多全是用‘比兴’法来写的了,其间很少有用‘赋’体坦白的、正面的来说的了。”(《游国恩学术论文集》,中华书局,1989,166页)可见要想看懂楚辞,必须了解“比兴”手法。关于楚辞的“比兴”手法,东汉王逸云:“《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谕,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宓妃佚女,以譬贤臣;虬龙鸾凤,以托君子;飘风云霓,以为小人。其词温而雅,其义皎而朗。”(洪兴祖《楚辞补注》,中华书局,1983,2-3页)这段话列举实例诠释了楚辞“香草美人”这一修辞手法,明确地指出其历史渊源和艺术效果,后来诸多楚辞学者往往引用,因此似乎快成了楚辞“香草美人”说之圭臬。可是,王逸没有说明楚辞怎么将自然界中的大量植物嬗变为一种修辞手法的,刘勰《文心雕龙·比兴》对于说明上边这个问题亦有助益。其云:“诗人比兴,触物圆览,物虽胡越,合则肝胆;拟容取心,断辞必敢。攒杂咏歌,如川之澹。”(刘勰著、杨明照校注《文心雕龙校注》,中华书局,1959,241页)对于楚辞“香草美人”法来说,这段话可提供三点启发。一是“触物圆览......(本文共计7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