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史知识》2017年第07期 作者:常森;
选择字号

正说《思美人》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谈起《思美人》,我们不得不面对两个问题:一是闻一多等学者认为《思美人》诸篇并非屈原所作(参闻一多《论九章》等);二是很多人误解了屈子一系列辞作中“思美人”“求美人”的实际指向,或者仅得其大意而不能给出确证。本文的核心对象自然是《思美人》,单就这篇作品来说,笔者不想也没有必要机械地逐个回应这两方面的问题,相信随着论证一步步展开,它们自然会消解于无形之中。一从《思美人》到《离骚》:关联和互证苏轼曾感慨:“灵均去后楚山空,澧阳兰芷无颜色。”(《归朝欢·和苏坚伯固》)我们至少应该承认,屈原以后,中国历史上再未产生《离骚》那样的洪钟巨响。《离骚》的酿成需要较长时期的准备和积累,无论素材、表达方式,还是创作经验等,均当如此。屈原最早的传世作品是被收入《九章》的《橘颂》,该诗以橘树的一系列感性特征类比人的德行,从思维方式上说是《离骚》“引类譬谕”的先声;屈原被楚怀王流放汉北时期所作《抽思》《思美人》等篇,更在体制上为《离骚》导夫先路。此外,屈原所有作品都呈现着主体精神人格层面上的密切关联或一致性。《思美人》开篇云:“思美人兮,擥涕而伫眙。”该诗核心关系是主人公跟“美人”......(本文共计10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