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史知识》1999年第02期 作者:刘畅;
选择字号

建安悲凉——北方物候之花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 从审美属性及美学特质的角度品味,建安风骨的本色是慷慨悲凉,古今对此已达共识。曹操《短歌行》云:"慨当以慷,忧思难忘。"曹植《前录自序》自称:"少而好赋,其所尚也,雅好慷慨。"刘勰对建安诗人的评价为"并志深而笔长,故梗慨而多气"(《文心雕龙·时序》),此期另一重要大批评家钟嵘亦云:"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诗品》)明人钟惺论曹氏父子,称其"高古之骨,苍凉之气,乐府妙手"(《古诗选》)。后人之论建安风格慷慨悲凉,概源于此。慷慨原指歌声激越不平,引申为心情思绪的起伏跌宕。盖建安诗人生于汉末,人生无常,事态百变,目击乱离,身经忧患,颇多人生朝露之(本文共计5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本文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文史知识杂志1999年第02期
文史知识
主办:中华书局有限公司
出版:文史知识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北京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