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散叶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18世纪巴黎的"微笑革命"在进入20世纪之前的西方社会,微笑是愚蠢、轻浮、粗俗和没文化的标志。1703年的著作《基督教徒礼仪修养规范》中有言:"礼仪规范要求人们不能露出牙齿,这是自然赋予我们嘴唇的全部原因:把牙盖住。"身份高贵之人的画像通常是面无表情的。笑成为西欧社会中区分社会阶级地位的标志,只有穷人、色佬、酒鬼、智力尚未发育完全的人,以及戏子,才有开口笑的"特权"。1787年,法国新古典主义女画家勒布伦在巴黎的沙龙里展出了一幅自画像。画中的女画家怀抱年幼的女儿,姿态优雅,嘴角上扬,双唇微张,牙齿清(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