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第22期 作者:张佳玮;
选择字号

如果大师们没有那些病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如果从道义出发,生病痛苦自然令人惋惜,但如果旨在欣赏作品,那他们经历的病症与痛苦,才造就了他们 往古之时,大师们各有奇怪的病症。贝多芬30岁就开始聋了,到38岁彻底断绝了钢琴演出。巴洛克音乐的两大巨擘巴赫和亨德尔,请了同一位眼科医生约翰·泰勒做手术,然后不幸在手术后不久就过世了——当然你不能责怪泰勒先生,他是英国第一位眼科医生,给国王和教皇都做过手术,考虑到18世纪的科技水平,手下难免有失有得。托尔斯泰晚年是俄罗斯的道德模范,但早年当军官时风流不羁,得过梅毒;这风流病在19世纪很流行,施特劳斯和福楼拜也都有。海明威有战争创伤,一般认为他有相当吓人的失眠症。菲茨杰拉德被他那位著名的太太泽尔达折磨到酗酒和抑郁症的事儿,也不算新闻。有些病症,来得实在冤枉。比如莫泊桑有梅毒,然而这病是遗传性的,不是他自己出去风流得来。因为梅毒,他头痛欲裂,好猜疑,出现幻盲症、视力衰退、孤僻,夜以继日的疯狂写作。40岁那年,他自刎咽喉,血流如注。他被关进疯人院,病历卡最后一页上写道:“Monsieur deMaupassant va s'anima liser(莫泊桑先生已变为畜......(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