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第22期 作者:郭晔旻;
选择字号

当“马”成为“战马” 从果腹的猎物到战争机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马匹为人类服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可以说,在蒙昧到文明的漫长进程中,在人类所留下的每一个脚印旁边,都可以找到马的蹄痕。人类的马曾是重要的乳肉来源、农耕畜力和交通承载工具,特别是当马匹被用于军事用途之后,再也没有一种动物像战马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它经历了几乎全部人类战争的刀光剑影、动乱的腥风血雨,目睹了一个个王朝的更迭和文明的兴衰……人类拯救了马史前人类可能不会意识到,他们驯化马匹时,实际上是挽救了一种走到穷途末路的动物。传统教科书曾经将马视为“直线进化”的典范:最早的马——狐狸般大小的始祖马——出主战场的北美,真马的旁系亲属已经统统销声匿迹,只剩下了茕茕孑立的真马自己。更为可悲的是,经过5600万年风风雨雨的马类演化在这片土地上终于走到了尽头,在8000年前消失殆尽。而如今在亚洲与非洲大陆硕果仅存的也只有1种野马、2种野驴和3种斑马。它们都已是珍稀的动物,绝大多数濒于灭绝的边缘。就连最后一种野马,生活在中国西北与蒙古的普氏野马在野外的自然环境中都已经绝灭了,仅仅还有一些人工饲养的群体苟延残喘而已。此外,今天的家马被分类为......(本文共计6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