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第15期 作者:江上苇;
选择字号

“三个月解决支那问题”破产 焦点如何从华北转向淞沪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国怕蚕食不怕鲸吞,怕局部 _Hi肢解而不怕囫囵征服。这是 中日全面开战前,双方高层 有识之士的普遍共识。但在卢沟桥事变之后,掌握军队实际控制权的日本少壮派军人却完全无视这一客观事实,或昧于胜果,或碍于颜面,一再无限地延伸战线,结果愣是把一场预期只针对中国地方势力的短期、局部、胺解之战,打成了一场长期、全面、鯨吞之战。 暴走的“少壮派” 20世纪30年代的日中关系,实堪称微妙万端。 一方面,是中日双方高层主政者都不想打。在意识形态上,国民政府与曰本在反共防苏问题上有高度的一致性。在产业结构上,经济大萧条后的日本亟须顏与祕,m皖舰-的中国则渴求资本、技术和工业品的输入,双方在产业结构和贸易需求上存在高度的互补性。在私人关系上,日本由伊藤博文所臟,于明治末年所实施的亲华战略已经生效,当时S日本培养的-大财1離料,此际多已成为中国中央或地方政府的军政首脑(如蒋介石、汪精卫、何应钦、阎锡山),军政两系均亲曰气氛浓郁,对日交流亦相当频繁。国民党中央政府渴望与日本和平雛,经济互惠,联合防苏防共。1933年,何应钦在对日协商《塘沽协定》之际,与冈村宁次有这样一......(本文共计5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