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明》2017年第11期 作者:莫非;
选择字号

阅读的空间 我读,故我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维吉尼亚·伍尔夫在一封信中说:“有时我想,天堂就是持续不断、毫无倦意的阅读。”我向往的是,但愿天下所有读者都可达到这样的阅读境界:_个外在不受打扰的花园世界,和一个内在遨游无限超越的思想世界,互相輝映。 ^I 读,还是不读,那是个问题相信每个人都和我一样,有许多努力读过、又不断遗忘的书。因为遗忘,有时会问出哈姆雷特似的问题:读?或不读?那是个问题!我个人通常是把“将读”和“已读”的书分放,因此凭位置就可以确认哪些是曾经读过的书。我也习惯在书上写下名字和日期,但写的不是买书,而是开始读书的日期。近年来,甚至会在某些书的书末加上读完的日期,成为对这本书的简单阅读记录。如此种种“书库管理”,仍不能避免有时一眼瞥过“已读”书架,望见·一些引人欲抽下一读的书名,心惊:怎么看上去如此陌生?是真读过么?那么书中说了些什么?若是小说,总可以依稀记得一些情节、人物,或其他吧?在脑中搜寻一下记忆,却一无印象。可怕啊!而这样的书还相当多。“上年纪”的感觉再一次在此得到印证。曾经,不知多久以前,读过整本书后就可以上台说书。或者讲课时,可以顺口说出某本书的书名、作者,和其中一些......(本文共计17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