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晚报文萃》2016年第11期 作者:夏艳平;
选择字号

翻盘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县里要搞钓鱼大赛,有人推荐了皮九。推耥从:财酿就是个钓神,在几乎没有鱼的河水里都能钓酿,如果让他参加 r政 外,当即通知皮嫌比赛。 张副主任郑重交待皮九:“你这次可是代表县政府机关,要拿出真本事来!” 皮九在机关传达室当门卫,从来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被张副主任这一动员,瞬间豪情万丈,啪地一个立正,敬了一个军礼,“请领导放心,我一定把冠军夺过来!”皮九有他的自信,因为他研制出一种独特配方的饵料,什么鱼都爱吃。 几天后,比赛正式开始,赛场设在南城郊外一个精养鱼池。皮九是夺冠热门,电视台记者一直把摄像机镜头对着他。皮九气定神闲,将钓竿缓缓伸向水中,然后坐在自带的折叠発子上,悠闲地点上一支烟,只等鱼儿上钩。 时间分秒流逝,有不少选手已经钓到鱼了,皮九的浮子却像钉在水面上的钉子,动都没动一下。身旁不断响起的惊呼声让皮九烦躁起来,扭头一看,原先围着自己的人都跑到别处去了。皮九站起身,收了钓竿,把线和钩都检查了一遍,然后换了馆料,重新将钓竿伸到水中。过了一会儿,情况仍无起色,皮九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濟。 整整一上午,皮九一无所获,这在他十年钓史中是从未有过......(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