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晚报文萃》2016年第11期 作者:徐宁;
选择字号

兄弟之情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许子良弟弟得了一种怪病,叫“地中海型贫血症'有不治之可能,需要骨髓移植制造干细胞。 移植需要配型,有血亲关系的更容易塥合。两个妹妹都去了,不行。于是,她们来到许子良家,加着几分小心说:“就剩下你有可能配型了,看在亲兄弟份上,你也做个检查吧?” 许子良推脱:“不是不想救他,我也出了情况,脖子上长了一个小疙瘩。医生说是淋巴瘤,说不好良性还是恶性的,要我明天住院,做个切片,决定是否做手术。” 两个妹妹不好再说什么,再回到医院弟弟那儿,少不得婉转叙说一番。弟弟不满地说:“什么小挖瘩、淋巴癌,分明是不愿捐献,盼着我死了。” 兄弟媳妇也说:“关键时刻拿一把,没见过这样的哥。他不捐,咱也得活,让医生上网在骨髓库里找,不信离了他就找不到配型的。” 几天后,许子良果然也住进医院,住12楼肿瘤科,与23楼血液科的弟弟虽然同在一栋楼,但谁也不探望谁。有时妯娌在电梯上遇见了,也是各自扭脸、互不搭理。 许子良这年48岁,出身于工人家庭,父母共养育了四个孩子,许子良是老大,底下两个妹妹,最小的是弟弟,现年40岁。3年前,父亲辞世,为了照顾多病、孤单的母亲,兄弟姐妹家庭会决......(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