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晚报文萃》2016年第11期 作者:白音格力;
选择字号

情味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情味一词,总有点旧的味道。 老家的旧坛子在墙角旧着,每晚依然会有白月光照白了窗。旧时光不在了,但那些岁月里的旧物依然安稳,从容,任光阴薄寒,往事轻烟。 那时,心中情味,简简单单,干干净净。 把月光作旧,心事就多了情味,再一动念,往事旖旎,内心皎洁。写过“往事已被世间月光作旧”的句子,是因为我知道,月色里的情味,都是来自那些老故事啊!而念着过往的人,坐在月色里,其实早就把一片月坐老了,也坐旧了。 在写《读美》十九期的主题《初雪》时,我正好错过初雪。我只起了一段,那天真的就飘起了雪。可是因为生活俗事,根本无法静心写任何东西,就那样眼睁睁地错过初雪。一枝梅,还没被我写暖;一首诗,还没被我捧热啊! 也因为写了很多雪,突然又想,我还能写多少雪呢?将自己从苦闷中抽身出来,抛开一切,净了心,去感觉那初心的雪,生活百般,都淡了,唯剩下天地一白。 是的,美好下去,怀一颗有情味的心,我还可以再写50篇雪。那是多么美的事啊! 细细想来,情味比情趣要深邃,老成。情趣多是一时之念,一时之乐,情味则不然。如果情是一坛酒,情味自然是岁月陈酿;如果情是一堆颜料,情味又是简单......(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