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23期 作者:张大春;
选择字号

城狐社鼠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有一天我练习毛笔字,想着当日的政治新闻,不觉写下"城狐社鼠"的字样,就顺便指给孩子们看这成语里的两种动物。不是为了教他们什么,而是我喜欢看他们从字里寻找实物特征的模样。然而说到孩子们写字,是会引人叹气的——一个七岁的孩子能把字写得多么好?我所见者不多,就不能说了。但是相对而言,一个七岁的孩子能把字写得多么糟?我可是天天都在见识着的。(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