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23期 作者:简媜;
选择字号

花的瘀伤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茄子开花是紫的,汗毛毛扎了手是痒的。四季豆开花像白脸媳妇咬唇自尽,一胎豆荚四五个紫冻冻的婴。鸭跖草开花任人践踏,生在路旁就是娼家;春来也春去也,小小紫衣铺成一道雾。割草的孩子割破了手,采把紫花黏伤口,紫花吮血流红色的泪:"疼了你哟疼了你。"牵牛花儿不牵牛,顶着紫饭碗,穿过蔗园穿过稻田,成天找媒人;媒人(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