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20期 作者:梁实秋;
选择字号

写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正>在从前,写字是一件大事,在"念背打"教育体系当中占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从描红模子的横平竖直,到写墨卷的黑大圆光,中间不知有多大勤苦。记得小时候写字,老师冷不防的从你脑后把你的毛笔抽走,弄得你一手掌的墨,这证明你执笔不坚,是要受惩罚的。这样恶作剧还不够,有的在笔管上套大铜钱,一个,两个,乃至三四个,摇动笔管只觉头重脚轻,这原理是和国术家腿上绑沙袋差不多,一旦解开重负便会身轻似燕极尽飞檐走壁之能事,如果练字的时候笔管上驮着好几两重的金属,一旦握起不加附件的竹管,当然会龙飞蛇舞,得心应手了。写一寸径的大字,也有人主张用悬腕法,甚至悬肘法,写字如站桩,挺起腰板,咬紧牙关,正襟危坐,道貌岸然,在这种(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视野杂志2018年第20期
视野
主办:兰州大学;兰州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出版:视野杂志编辑部
出版周期:半月
出版地:甘肃省兰州市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