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11期 作者:冯唐;
选择字号

我眼中的世俗成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我痛恨成功学。首先,在我的世界观里,"成功"比"爱情"更难定义,或者我定义中的成功与社会普遍定义的成功相差太远。我认识一个老哥,他一辈子唯一做过的正式工作就是当他爸爸的秘书,这个正式工作维持了不到半年,他爸爸就死了。之后,这个老哥成功地在帝都无所事事三十年,直到今天。我定义的成功是内心恬静地用好自己这块材料,或有用或无用,本一不二。在这个老哥无所事事的三十年中,他喝(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