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08期 作者:遛遛;
选择字号

为什么我不再吃泥鳅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一种动物的身份介于食物和宠物之间时,是非常让人在良心上感到为难的。比如,有一天我在啃兔头,正把那颗浸透了红油的美味脑袋沿着上下颚间的缝隙掰成两半,七岁属兔的娃问我,"你在吃什么"。我说兔头。他说不可能,"兔子怎么可能没有两只大耳朵"。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时他爸说"拔了"。我的两耳根传来一阵想象里的疼痛感,那两片在过去无数(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