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08期 作者:闫红;
选择字号

减负的困惑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前段时间家里人出差,给娃的作业签字的活落到我头上,签字前当然要看一眼,这一看不当紧,差点没把我看吐了。这是一个胃不太好的人,遇到完全看不懂、没法下手因此感到头晕目眩的事情时的本能反应,摆在我面前的娃的数学作业,就给我这种感觉。当然我是学渣,但我读小学时数学还挺好的,经常考满分。虽说丢下书本多年,却也能够判断出,如今的孩子,课程(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