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06期 作者:梁文道;
选择字号

病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病变是最与自身血肉相连,却也最不属己的异物。听取医生的诊断,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一次学习。学习对自己感到陌生。电视里常有气急败坏的末期癌症病人向医生大吼:"你能不能干干脆脆、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他们总不明白,疾病是以陌生文字写在肉体上的铭刻。好些动人的疾病文学,像西西,或苏珊·桑塔格,对我而言,无非是面临生命最后光景时,对那巨大沉默领域的翻译(尽管她们宣称要还疾病一(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