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8年第06期 作者:金克木;
选择字号

书读完了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有人记下一则逸事,说历史学家陈寅恪曾对人说过,他幼年时去见历史学家夏曾佑,那位老人对他说:"你能读外国书,很好;我只能读中国书,都读完了,没得读了。"他当时很惊讶,以为那位学者老糊涂了。等到自己也老了时,他才觉得那话有点道理:中国古书不过那几十种,是读得完的。就书籍而言,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书的基础,离了这些书,其他书(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