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4期 作者:陈优嘉;
选择字号

螺丝人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眼前是长而弯的传送带,贯穿了整个工厂,像一枚附着铁锈的螺丝,空气中有一股腐朽的味道,其中还裹挟着潮湿的水汽。她的脸有些苍白,手里拿着大号的活动扳手。四年了。这四年足够让她熟悉又顺手地掌握怎样拆解螺丝。抬手,固定,转动。有人说过简单的事情天天做,你就是专家。专家,多好啊!但天天做,不会痛苦吗?她木然地继续抬手,固定,转动。生锈的钉子,生锈的扳手,像是水果腐烂后长出的棕色霉菌,翻动间偶然会(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