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4期 作者:李兴濂;
选择字号

妙龄姬人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正>闻一多在绘画、写诗之余,对篆刻艺术也钟情有加。1927年夏,他在给饶孟侃的信中,幽默风趣地表达了他对篆刻艺术的热爱之情:"绘画本是我的原配夫人,海外归来,逡巡两载,发妻背世,诗升正室。最近又置了一个妙龄的姬人——篆刻是也。似玉精神,如花面貌,谅能宠擅专房,遂使诗夫人顿兴弃扇之悲。"1944年,闻一多给华罗庚刻印一方,边款为:(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