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0期 作者:圈圈;
选择字号

我妈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妈是个漂亮的女人。不管是从三十年前她梳两条大辫子的照片看,还是从现在她被岁月侵蚀的脸庞看,她都是那种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女人。她有一双大眼睛,双眼皮,这是美人胚子的底子。更要命的是,她脸上还有两个酒窝。在那个并不盛行瓜子脸、锥子脸的年代,我妈的银盘大脸是有福气的象征。她的两条辫子不是盘起来,而是垂在胸前,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她的肤色很好,天然的白里透红,像涂了胭脂。当然,这些勾勒都来自我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她生了四个孩子(我还有一个小姐姐,刚生下来就夭折了)之后,身材严重走样。现在她坐在村口的老榆树下和人家长里短,跟她旁边那些唾沫横飞的农村妇女没啥两样。除了她不经意间抬起脸时唇边眼角的笑意,还能让人分辨出她花儿一样美好的年月。 从小到大,我都觉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孩子,因为我姐姐生得也很美。早在小学时候,我姐的自行车车胎、文具盒、转笔刀,都经常被男孩子当成兴风作浪的工具。我记得很多次下午放学,她都得推着被放了气的自行车走几里路回家。后来去镇子上读中学,总有人下课后站在窗边叫她的名字。哪怕是姐姐辍学后在家的好几年里,每年过生日都能收到在全国各地打工的男孩寄来的礼......(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