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0期 作者:泰戈尔;
选择字号

开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是从哪儿来的,你,在哪儿把我捡起来的?”孩子问他的妈妈说。她把孩子紧紧地搂在胸前,半哭半笑地答道—— “你曾被我当作心愿藏在我的心里,我的宝贝。“你曾存在于我孩童时代玩的泥娃娃身上;每天早晨我用泥土塑造我的 神像,那时我反复地塑了又捏碎了的就是你。“你曾和我们的家庭守护神一同受到祀奉,我崇拜家神时也就崇拜了你。“你曾活在我所有的希望和爱情里,活在我的生命里,我母亲的生命里。“在主宰着我们家庭的不死的精灵的膝上,你已经被抚育了好多代了。“当我做女孩子的时候,我的心的花瓣儿张开,你就像一股花香似地散发出来。“你的软软的温柔,在我的青春的肢体上开花了,像太阳出来之前的天空上的一片曙光。“上天的第一宠儿,晨曦的孪生兄弟,你从世界的生命的溪流浮泛而下,终于停泊在我的心头。“当我凝视你的脸蛋儿的时候,神秘之感淹没了我;你这属于一切人的,竟成了我的。“为了怕失掉你,我把你紧紧地搂在胸前。是什么魔术把这世界的宝贝引到我这双纤小的手臂里来呢?”开始@泰戈尔!印度<正>"我是从哪儿来的,你,在哪儿把我捡起来的?"孩子问他的妈妈说。她把孩子紧紧地搂在胸前,半哭半笑地答道......(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