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0期 作者:骆瑞生;
选择字号

母子冤家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妈问我吃早餐吗?我为了装酷说,不吃,我就没吃早餐的习惯。然后我妈就煮了汤圆,而我又想吃了。但是为了酷,我选择忍饥挨饿。我妈手机步我爸手机的后尘,屏幕裂了缝,我说给她换个手机,她都不答应,说还能用。今天在翻照片的时候,我妈小声给我说,这个屏幕裂了,正好就看不到脸,看来还是要换了啊。我说,那我给你换吧。我妈试探性地问,有便宜一点的手机吗?我说有。我妈想了一下后说,算了,还是等你爸给我买,让他表现一下。我妈出去玩很喜欢拍照,但是又不好意思给我们说,每次她想要拍照时,早早地去选好了位置,站好了,就问我说,你看这花多好看啊,或者说,你看,这水真清。我就赶紧说,妈,我来给你拍张照片。以后再和她出去玩,都主动给她拍照了。我妈对秃顶真是抱有极大善意,不管我怎么解释秃顶就是秃顶,但我妈就坚持说是花心高,说这聪明。我妈有颗病牙,门牙也掉了一点,裂一个缝。我带她去看牙,病牙要拔掉,我妈不乐意,说是没必要。我说牙齿病了就要看,我妈说要不不拔牙,就把门牙补上就好了。我说你病牙一定要治。我妈突然说门牙有个缝不好看,牙齿对长相影响大着呢。我无语了一会儿说,拔了牙再补你的门牙吧。果然多......(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