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0期 作者:王鼎钧;
选择字号

红尘相看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人说看破红尘,陈楚年说“被红尘看破”。“看破红尘”是老生常谈,“被红尘看破”就是自铸新词了。人生在此一直为红尘察看而不自觉,猝然说穿,有惊艳之感。想吾人呱呱坠地即被红尘盯牢,“头角峥嵘”“啼声洪亮”等等成语,即是确凿明显的证据。然后进入社会,老板“用人之智去其诈,用人之勇去其怒,用人之仁去其贪”。然后……红尘一直看你看到末日。谈到“末日”,想起婚礼丧礼的场面,戚族世寅各路关系济济一堂,大部分人目光炯炯面无表情。他们来干什么?他们是红尘,来看你,看你的气色、时运、排场,看某公有没有亲自到场,礼簿上收了多少钱。孟子评论葬礼,有“吊者大悦”之语,四个字泄露了秘密。人家死了人,你高兴个什么劲儿?这并非有新仇旧怨,而是通过办丧事对其人看好,给了一个满分。记得当时年纪小,我大概十岁。学校里演话剧,我在看,训育主任塞给我一沓铜元。一对褴褛的老年夫妇跪在舞台口上,诉说日本军队怎样毁了他的家。训育主任给我的任务是老人说到最激昂处,掏出铜元来撒在舞台上。那时年纪小,事过也就忘了。年终,成绩单发下来,我的操行特优。依照规定,学生必须以行为表现他的品德,并经学校贴出布告来表扬,才......(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