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0期 作者:张明扬;
选择字号

最后一刻,汉武帝改变了自己的历史评价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征和四年(前89)六月,六十八岁的汉武帝刘彻下了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罪己诏”——轮台诏。在与匈奴进行了四十三年的战争之后,汉武帝终于痛苦地接受了这一事实,彻底降服匈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汉帝国已无力再战。汉帝国此时已陷入风雨飘摇之中。在此前两年(前91),发生了震惊天下的“巫蛊之祸”,遭陷害而被迫发动政变的太子刘据兵败自杀,皇后卫子夫也追随儿子而去;第二年(前90),汉武帝后期最倚重的将领——大将军李广利阵前投降匈奴,几乎已宣告了刘彻武力解决匈奴问题的最后破产。除了政治和军事上的双重挫败之外,刘彻此时也败光了文景之治积攒了几十年的丰厚家底,《汉书》中的说法是视野·二O一七年第二十期 “海内虚耗”,“天下户口减半”。按照《资治通鉴》的说法,轮台诏之前的三个月,汉武帝在泰山附近的封禅仪式上,据说还曾作过比轮台诏更为深刻的自我批评:“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在司马光看来,汉武帝所为已无限接近了秦始皇的暴政(“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给了一连串负面的四字评价,“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