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0期 作者:倪一宁;
选择字号

亲爱的阻力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自从我在公众号上开专栏后,我妈的微信朋友圈里除了关于养生和女人如何骄傲地活的文章之外,又多了一个内容。有一次她截屏给我看那些回复里的赞美文字,顺便啧啧感叹:“看到了吗?都夸你是才女,听起来简直比红颜还薄命。”我被她气得不知该如何回击。尤其是她去电影院用心观看电影,了解了萧红的悲剧命运后,就更加对我的未来忧心忡忡。她才不管什么“来就来到人生喧哗交响的洪流”呢,对她来说,黄金时代就是一回到家玄关处洒落的温暖阳光,逛网店时咬咬牙就能网购的Ferragamo鞋子,她刚煲好红烧肉我就喊饿,爸爸出差回来,她一边埋怨“哎哟,你真的不会挑东西”,一边接过护肤品。萧红怕人生太短、故事太长,而我妈唯恐我交付太多、赢得太少。于是,我时常给她讲道理:像我这么爱慕虚荣的女人,跨出门前都要反复掂量,不会动辄倾听内心的呼唤而一去不回头。况且,才华需要横溢到一定程度,才能突破人生的瓶颈,我的这点聪明也只够做吃寿司时蘸的芥末,骗取一点眼泪。这就是我们最近对话的循环模式,只有我赌咒发誓在文化界必然混不出头,我妈才会放心地以“在台湾好好玩,不要老闷在宿舍里写东西,千万别省钱”作结。后来我却在一......(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