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20期 作者:常风;
选择字号

和钱锺书同学的日子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一1929年,我报考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那年外语系招收差不多40个名额。等到正式上课前三天,我才接到通知我已被录取了,可以到学校报到。第一次碰见钱锺书是在冯友兰先生的逻辑学课上,印象很深,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们那时上课在旧大楼,教室里都是扶手椅,没有课桌。我进了教室, 看见大约第五六排有空位子,就走到靠右手的一个椅子上坐下来。后来又进来一位同学,和我一样也穿着蓝布大褂,他走到我这边,坐到我右手旁的空座位上。我不知道他是谁。冯先生河南口音很浓,讲课时口吃特重,所以记他的笔记很不容易。比如,他讲到亚里士多德时,总是“亚、亚、亚里士多德……”,坐在我右手的这位同学忽然从我手里拿过我的笔记本,就刷刷地写开了。我当时有些不高兴,心想这个人怎么这样不懂礼貌呢?可是当时也不便说什么。冯先生讲完课后这位邻座就把笔记本给了我。下课后他走他的,我走我的,出了教室,我也未向他道谢。我看了笔记本才发现他不但记下了冯友兰先生讲的亚里士多德,还把冯先生讲课中的引语、英文书上的原文全都写了下来,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当天下午有人来找我同宿舍的许振德(当时我们住的宿舍是旧房......(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