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卜卡;
选择字号

出塞记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边塞诗人在边塞,双手无力,不善肉搏,平时的公干是抄抄写写。上帝眼中,未必都是善举:杀匈奴三千,自损也是三千!三千果报让他的笔头慵懒。业余他改行,给将士的父母妻小报平安,他写大量的诗,狂风大作,然则他没患甲亢,不抒发高亢的情感,他戴罪写作,揭发隐秘的原罪。风吹边塞柳的夜晚,他终于开始原谅人类了,他忍着惩罚和诅咒捎了桑蚕小纸条给东风,没飞过玉门那只鸽子就被当地土著一箭射穿。他在边塞不得不写一写灰色的大雁、白色的鸽子,他说二者象征活着,永远活着。出塞记@卜卡<正>~~(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