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圈圈;
选择字号

跟我走吧,天黑就出发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G小姐明晚飞泰国,让我把淘汰的小以为风悠悠地吹过古城,走在人民路上米手机给她送过去,到那边买个当地的会有好心情,或者,苍山洱海的云和月,电话卡用。能毫不费力地熨平乏味生活的褶皱。结这次旅行,她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开果,现实把脸打得啪啪啪。始期待。我在春城游荡了两个白天,又在逼一定穿碎花的雪纺长裙去海边,配仄的绿皮硬卧车上过了两夜。不知道是细带子露脚踝的凉鞋;午夜喝到微醺时,我年纪渐大变得矫情吃不下苦头,还是坐电摩狂奔于清迈街头;买一个中号的愈来愈耐不住寂寞,忍受不了一个人的银色拉杆箱,衣服放进去不容易起褶皱;旅行,总之,那次经历糟糕极了。要在免税店狂撸一套SK-II的护肤品,再那天下午,我久久伫立在长水机场加一支13号圣罗兰……二层出发大厅的落地窗前,望着云贵高她每次都说得慷慨激昂,好像翻个原上空翻卷的白云,默默在心里发誓:再筋斗,就能把全宇宙都放进她现如今仍也,再也,不要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了,滞留开元商城的拉杆箱里。哪怕是来自天堂的蛊惑。我对出境尚无想法,可对前半年的真是好了伤疤忘记疼,才半年时间,最后一个小长假却惆怅满怀。我不愿又我又一次按捺不住地开始蠢动......(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