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喻丽清;
选择字号

瞎子、孩子与狗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小乔放学回来,神色从九年级的成绩算起。你口前挂了个印第安人的布沮丧。我手上沾着面粉,给现在八年级,管他呢。爸爸袋,里头有个白胖宝宝,又她开门,门把上都留下细不高兴,顶多唆你几天,你流口水又乱抓胡里欧太太白细白的粉渣。她也不理只要当没有听见就行了。”的头发。我,也不脱鞋,径直走到自小乔摇摇头,拎起脱“老黄毛一见我,又兴己的房里去。下的鞋往客厅走道的鞋柜奋又想叫又忍着不敢放我回到厨房,朝着她走去,我听见她扔鞋进柜肆。它陡地一下子站起来的房间喊:“陈阿姨给了我的声音和她的回答:“我今又赶忙坐下去,呜呜地跟一张新食谱,要不要来帮天在地下车站看到了老黄我打招呼。胡里欧太太踢我忙?”毛。”了它一脚。她悄悄地走出来,两“它跟胡里欧太太都“我说:胡里欧太太,双大眼已经开始“水灾”起好吧?”我说。是我,乔,在盲人狗训练中来,我轻声道:“怎么搞小乔在餐桌旁边,很心当小老师的。她听见是的?”不开心地坐下来,一张小我就笑了,不好意思的样她还是不说话。脸撑在两只手掌上。子。“要是功课考坏了也“胡里欧太太有个小“后来,他们的车来没关系嘛,反正申请大学宝宝啦。她在车站等车,胸了。我搂着......(本文共计3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