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严歌苓;
选择字号

非洲自助餐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我第一次在尼日利亚吃自助餐时,尝。我看出来了,那家伙的直径至少有五被取餐台上的丰富程度惊着了:光是肉六十厘米,无论厨刀横切、竖削或斜着就有几十种,从穿山甲到鳄鱼,再到蜥片,弄下来的一片肉都比我手上的盘子蜴、鸵鸟、珍珠鸡,真正的山珍海味。我目大得多。瞪口呆地在台边踱步,有一种东西从来等我取了食品回到餐桌,来瑞已经没见过:盘子里堆着一个巨大的螺旋形坐在位置上开吃了。他面前放着一大盘肉体,色泽为赭红,肉质非常紧致,粗看食物,旁边还放了个浅口汤碗,里面是某像橡皮,细看能见到肉体的纹理,类似某种煨炖的菜肴。尼日利亚本地菜肴以煨种热带木料。餐盘前面竖着一块招牌,说炖为主,因为他们让蔬菜和瓜果都尽量这种肉体是巨型蜗牛。长,长到极致体量,而不讲究老嫩区别。一只蜗牛除去壳也有小号水桶那么加上热带阳光过足,一个礼拜能让豆角大,不敢想象它们带壳的体积。据说它们从开花到结豆,稍不留心作物就长得傻生长在潮湿、茂密的丛林里,有时可以爬大憨粗,不靠煨炖牙口再好也难以咀嚼。到几十米高的树上栖息。我从来没有听说我问来瑞那是一碗炖什么,他说是炖蜗过热带丛林里有这么一种奇特的生物。牛肉。他说着......(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