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陈思呈;
选择字号

那些与吃有关的浪漫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1】一天里有两个时候,如果被街上的声音吵醒,心里也有巨大的安定,并不烦躁。一个是深夜。喝了酒的人,大声从临街的窗外经过。被吵醒过来时,他们已经远去,夜更静了。夜色的寂静,正如身处童年的人对时光的感受:取之不竭,让人笃定。另一个是很早很早、天还没亮的时候。20世纪80年代末,城门外的早晨,是从各种小贩摆摊子的声音开始的。猪肉贩子把手风琴一样的半扇猪,响亮地甩在案板上;卖粿条 汤的、卖猪血汤的大灶呼呼烧火的声音。摊子与摊子之间肆无忌惮大声说话的声音。有好几次,我确实被吵醒过来,看着天色不可思议地想:“这么早,会有顾客吗?”一个念头尚未转完,已经像一块石头一样,飞快地沉到睡眠的底部。因为知道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睡觉,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做一切事。那时候的光阴,确实悠长得有如永生。【2】有段时间,母亲在每天早上六点把我叫起来跑步。隔壁邻居的广播声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它庄严地重复,但音量被调得很小,听起来特别诗意,还有轻度悲壮。母亲带着她提前起来煮好、装在保温瓶里的粥,以及我的书包。她骑着单车,我跟在旁边跑——已经忘记当时她为什么要求我早......(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