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
选择字号

短镜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选择1980年,江苏省兴化市16岁的少年刘汉青考上了哈工大,被村民“敲锣打鼓”送走。五年后,农民父亲用同一根扁担挑着行李,将肄业的他接回家。如今,年过半百的他没有工作,没有妻儿,维持生计的,是每月400元的低保。从大三迷上数论开始,即使在留级的一年中,他也在废寝忘食地钻研。越啃越觉得趣味无穷的他,立志“要比陈景润做得更好”。他为此放弃了毕业证,放弃了分配的工作,年轻的头脑,被数论的“大美”所占据。床头米缸的盖子上,放着数学书、诗集和草稿纸。三十多年后,戴着厚厚的眼镜、发际线逐渐消退的刘汉青面对现实的冰凉,并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所有的英雄都曾孤注一掷,只可惜并非所有冒险者都是故事里的幸运者。配对兰毓云这位武汉的教师和丈夫一起,从1954年开始,已经撮合了1680对男女结成连理。但册子还是越来越厚。在兰毓云的印象中,80年代以后,结婚这事好像越来越难了。册子里,择偶标准一栏填的最多的是“身高172cm以上,月薪5000元以上,最好是本地人”之类的硬杠杠。偶尔有人写下“两情相悦最好”,但后来也补上了身高和物质条件。每一次匹配,都要靠老两口的记忆来检索。虽然低效,......(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