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
选择字号

声音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现在,轮到我们去做伟大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可能会想:我不知道如何建造大坝,或让数百万人参与到某件事中来。但让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开始的时候,没人知道如何去做,思想还未完全成形。只有当你开始工作的时候,它们才会逐渐变得清晰。——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树木有根;男人和女人则有腿。人们凭着双腿,穿越了铁丝网围成的愚蠢的壁垒——国境线。在许多传说中,都有一个根本的人物,一个站在门口的外乡人,一个旅行之后在黄昏时分敲门的造访者。这位造访者经常是一个隐蔽的神灵,一个考验我们友善的神的使者。如果我们想要生存,就要把这些造访者当作真正的人。——美国学者乔治·斯坦纳,《斯坦纳回忆录》人们有时会把内心的哀痛和辛酸寄托在音乐上,以免被那份重荷碾压成齑粉。音乐便具备这样的实用功能。小说也具备相同的功能。心灵的苦楚与哀痛虽然是个人的、孤立的东西,但在更深的层面上,又是可能与别人分担的东西,是能被悄然编织进共通的辽阔风景中的东西。——村上春树,《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知道自己被爱,要比知道自己强大更为强大。——歌德声音<正>现在,轮到我们去做伟大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可能会......(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