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蒋蓝;
选择字号

朝圣者的木掌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每年七月份,也是青藏高原最为绚他手上套着木掌手套,这便于他在地丽和煦的时节。早晨的清冽之气带有特面匍匐。钉着一层铁皮,“啪”、“啪”、殊的高旷之感,直逼肺腑。我独自驾车去“啪”,在高原上这声音脆而悠远。第一声藏寨。刚铺的柏油公路在冷峻的山野蜿响过,他双手高举过顶相击;第二声响在蜒,无始无终。额际;第三声则在胸前。这是对佛、法、僧被高原托举起来的事物,由于总需要三宝的顶礼。三次合十后,他向前迈出一仰视,需要加速呼吸和屏息凝目,就让人步的同时,陡然扑倒,前胸的牛皮拍打起感到陌生和敬畏。因陌生而簇新的景致,薄薄的飞尘。宛如背光的心事突然在劲风里招展或沉我站在老人身边,干咳几声,老人毫降,在雪松上牵挂出诡异的缕缕“龙须”,无知觉。不但对我,就是对天空、大地也全透过它的间隙,雪色和波浪在远处一片烂没有放在眼里,他的眼睛是一池莽水,空银。2004年7月的一个中午,我站在充本洞而又空荡。我有一种“捕捉到难得镜头拉山的山肩,那里意为“商人之山”,又叫的冲动”,这可以上《人民画报》啊,至少小朔山,是大朔山的左岭脊,最高海拔可以上《中国国家地理》!我急忙举起了相5186米,昔......(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