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沈嘉柯;
选择字号

瓷砖青,梨花白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大约是在七年前,那时我还在杂志社工作。有一次坐飞机,我在座位网兜里翻出一本读物,碰巧读到一篇文章,现在已不大记得作者的名字,但是对文章的内容印象深刻。那位作者从事过广告行业,于是讽刺了一把现代文明广告宣传的弊病:比如广告文案们在描绘色调的时候,非要说什么海洋蓝、天空蓝不可,蓝不就是蓝嘛,矫情啊!还有些楼盘广告动不动就沙漠黄、森林绿之类,企图虚构人间仙境。当时我心有戚戚焉,那些个广告文案夸大其词,不就是想对消费者搞心理暗示吗?我的黄不是一般的黄,是大地的黄;我的蓝也不是一般的蓝,是沉静的海洋,是希腊爱琴海,是诗人的海,是神话的海。这种非常具体化的色彩分类,过度的文学修饰,根本就是现代社会盲目虚荣的时髦病,完全应该定性为矫揉造作。没过几天,我隔壁的美术编辑拿着 她的色标比对杂志封面的颜色,并且说下午要去印刷厂监印。看着她那本花花绿绿的色标册子,出于好奇,我忍不住问了她一个问题,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颜色?美编回答说,基本色当然是三原色,红黄蓝。黑色则是颜色的集合,灰色呢,其实是不同程度的黑色。我说这我知道,中学物理就学过。那具体颜色呢?美编很认真地解释一番,那可......(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