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林一苇;
选择字号

最美的语言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和因纽特人在一起,学了很多话,一想起,就觉得十分温馨。下雪了,因纽特人会说:“你看下雪的时候,雪花又急又莽撞,还有点儿迷茫,多像在寻找失散的情人啊,于是,等它们找到彼此了,它们就紧紧地抱住,怎么也不分开。”说空气好:“今天的空气适合说情话。”说天气好:“今天的天气适合散步、想念远方的人、躺在树荫下让蝴蝶咬。”我问他们怎么不说“适合让蚊子咬”,他们一脸迷茫,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那里没有蚊子,只有蝴蝶。夸一个人的饭做得好吃:“你做的饭让我吃得十分感动。”说想念一个人:“我觉得你我之间的空气已经把我烫伤了。” 说暗恋一个人:“就像我潜在水底,仰着头看一条鱼游来游去,我可以流泪,但是不敢出声。”说爱一个人:“就像一个人躺在北极,雪有多洁白,我就有多洁白;冰有多厚,我的爱就有多厚。你不要说我冷,我不是冷,而是不想融化。我可不想像赤道上的水那样到处流动,见了美丽的脚就舔。”说风吹得好:“亲爱的,把今天的风随便裁一块,就可以给你做成围巾。”说我爱你……对不起,他们是不用这么直白的语句的。他们用另一句话表达这样的意思,这句话是:“我迷失了自己。”它来自一......(本文共计1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