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野》2017年第14期 作者:黎戈;
选择字号

我想更老派,而非时髦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 推荐

其实文字,和长相、穿衣风格一样,个大师时,那口气就好像买了一个水货,是有时代潮流的。八十年代流行过的港在谈用户体验时一样随意和轻佻,完全台美文、存在主义,九十年代的拉美狂没有敬畏心。任何悲惨的社会事件,三秒潮,放在现在都不一定能热起来。整体的钟之内都会被转存为一个快速消费的日读者群发生了质变,现在再把那些精雕抛型笑料。“披着25块钱一件的民族风细琢,极之唯美的美文贴出来,那种经营披肩,摇曳着30块钱一条的波西米亚长文字的静心和郑重,在这个轻时代,快餐裙,穿着75块钱一双的匡威,不穿袜子碎片阅读背景下,是个笑话。很快,“矫走在1990年代的石板路上……”这种二情”“装逼”之类的砖就要扔过来了。为了逼形象成了文青的商标。这和文艺有半显得自己酷,不装,必须得戏谑、搞笑,三毛钱关系么?句不离下半身。前阵子看一本书,读到这样的句子:很多人,都混淆了真正的文青气和“每当我看见小水坑,北岛《雨夜》中的诗矫情。那是大大不同的两件事。句总是适时冒出头来,压都压不住,让人我的至交好友,爱过的两个男人,都不得不一次次回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是年长我十岁左右,六十末七十初的那代初的......(本文共计2页)       [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如何获取本文>>          如何获取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